浙江首虎疑遭廣廈樓忠福供出:多年酒友牌友

浙江首虎疑遭廣廈樓忠福供出:多年酒友牌友
斯鑫良(資料圖)

去年的最後一天,廣廈集團創始人樓忠福被中央紀委帶走調查,當地人放鞭炮慶賀;兩個多月後,樓忠福的老鄉原浙江省政協副主席斯鑫良落馬,外界盛傳是樓忠福供出瞭這名昔日好友。

位於浙江省中部的東陽,從行政級別上來說隻是一個縣級市。近些年來,從東陽走出的人物,在各個領域都取得瞭傑出成就,這座小城市也因此愈發引人矚目。

一名現居杭州的東陽籍人士告訴廉政瞭望記者,東陽籍的兩院院士有11人,省部級領導也超過10人,企業傢更多,號稱 上海首富 的郭廣昌, 廣西首富 的何玉良,都是東陽人。他驕傲地說道: 東陽人不僅能文,也能武。據說在所有浙江籍的將軍中,東陽籍的就占瞭十分之一。

在眾多東陽名人中,曾經有一對耀眼的 雙子星 原浙江省政協副主席斯鑫良與廣廈集團創始人樓忠福。

一名東陽人士介紹,在東陽籍高官中,斯鑫良的級別不算最高。但斯鑫良一直在浙江工作,當過省委組織部長,影響力很大。樓忠福同樣也將自己的事業紮根在東陽,廣廈建起的樓盤在東陽隨處可見,甚至許多街道都按照廣廈集團的意願命名。

同為政商界的翹楚,同樣不離故土,斯鑫良與樓忠福之間的關系密切,在浙江早已不是秘密。就在近期,這對 雙子星 一同隕落。

東陽老鄉

去年12月27日,61歲的樓忠福在廣州出席一場由媒體主辦的 中國夢盛典 。他笑容滿面地登臺講演,會後還與眾人握手道別: 來杭州時記得找我玩。

僅僅4天之後,樓忠福老傢東陽突然鞭炮聲響、禮花綻放。這並不是東陽人在慶賀元旦,他們是在慶祝另一件事 當天,樓忠福被中央紀委帶走調查。

據媒體報道,樓忠福接受調查是因為牽涉令計劃一案。不過熟悉浙江政情的人士當即嗅出不尋常的味道,樓忠福在浙江的關系網太復雜,真要查起來,一定會牽扯出官場中人。

說起樓忠福在浙江官場裡的朋友,斯鑫良無疑是重要的一個。兩人是東陽老鄉,多年來關系不錯。不少人開始猜測,斯鑫良是否會因此落馬?

直到今年2月16日,官方消息稱,浙江省政協原黨組副書記、副主席斯鑫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所有猜測終於塵埃落定。

斯鑫良接受調查後,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 學習大國 刊文指出,斯鑫良落馬,說明反腐沒有地域限制,沒有 時間迷信 、沒有 退休保險 。文章還寫道,習近平總書記在談巡視工作時,曾鮮明地指出,不能看人看地方下 菜碟 ,對領導同志工作過的地方,不能投鼠忌器,要全部掃描。

人們當初的一些疑問,逐漸有瞭答案。

斯氏父子

生於1950年的斯鑫良,從政履歷從未離開浙江。他的仕途起步於老傢東陽,主要分為4個階段:在金華任職9年,歷任東陽縣副縣長、浦江縣縣委書記等職;此後,在湖州任職8年多,擔任過湖州市委常委、組織部長,湖州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等職;之後,歷任浙江省委宣傳部長、省委組織部長;最後在浙江省政協副主席位置上幹瞭3年。

此前曾有傳言,說斯鑫良是某名浙江省委領導的兒子。但記者在采訪過程中發現,這種說法並不成立,斯鑫良出身於東陽的一戶普通傢庭。

無論在湖州市委書記還是省委組織部部長任上,許多下屬私下裡都把斯鑫良稱為 斯老板 。一名湖州的退休官員介紹,斯鑫良特別喜歡與企業傢交朋友,甚至自己的一些作派也像企業老板。斯鑫良聽下屬匯報工作時,喜歡把身體倚靠在皮椅上,兩隻腳就放在辦公桌上。

斯鑫良年輕時當知青下鄉插隊,當工農兵大學生那會兒學的是獸醫專業,和基層打交道比較多,因此在他身上始終有種 草根味 。斯鑫良高興時可以和下屬開玩笑,訓人時也聲如洪鐘。主政湖州時,斯鑫良在辦公室罵人,上下兩層樓的工作人員都聽得清清楚楚。

斯鑫良的酒風也頗為彪悍,在湖州任市委副書記時,有一次去酒店包間喝酒,喝完酒出來在大堂遇見另一撥熟人。結果斯鑫良讓服務員立刻開酒,就在酒店大堂和朋友幹杯。斯鑫良年紀大瞭後身體不好,醫生多次勸他戒酒。退休後去企業出席活動,聊得投機時,斯鑫良依舊會開懷暢飲。

本土幹部的優勢,加之性格豪爽,這些都讓斯鑫良在浙江政商界混得遊刃有餘,廣交朋友,甚至擁有瞭非同尋常的影響力。一名當地人士介紹,斯鑫良在省委組織部長位置上坐瞭8年,提拔瞭許多幹部,在企業界的朋友也很多,所以即便退下來,到各地去也依舊能享受高規格接待。比如斯鑫良退休後到浙江的某個市去,市委書記一定會出來陪同。到外省去,有時省委副書記還會親自宴請。

這名人士說,去年7月,斯鑫良的兒子斯力就當上杭州市上城區區委常委;斯力的嶽父,也是浙江的一名省部級領導,如今調往外地任職。 政商界人士之所以對斯鑫良那麼禮遇,除瞭昔日的關照,或許也因為看好斯傢的未來前景。

不過,就在斯鑫良接受調查後數日,他的兒子斯力也被相關部門帶走。

涉吳英案?

斯鑫良與樓忠福的關系,可以追溯到30年前。斯鑫良的仕途在東陽起步時,樓忠福也開始瞭自己的商業冒險。從那時起,兩人的關系熟絡起來。

一名當地人士介紹,斯鑫良落馬後,外界盛傳是樓忠福供出瞭與斯鑫良的權錢交易。其實,兩人可謂多年的酒友與牌友。斯鑫良在浦江縣任縣委書記時,周末經常回東陽。樓忠福便與他聚在一起,從吃飯到打牌,一玩就是通宵。斯鑫良在湖州任市委書記時,樓忠福將企業總部遷至杭州,他們聚會的地點也改在西子湖畔的一傢高級酒店。周末,兩人經常帶一幫朋友去酒店吃飯,接著又在包間裡打牌。

斯鑫良與樓忠福交往中,最為外界詬病的有兩件事。一件是樓忠福的弟弟樓忠華在東陽勢力很大,外界認為斯鑫良是靠山。

比起哥哥樓忠福,樓忠華身上的 匪氣 更重一些。幾名與樓忠華關系親密的朋友,都有刑事犯罪的案底。一名長期在北京、杭州上訪的人士告訴記者: 樓忠華就是東陽最大的黑社會。樓傢的手段和劉漢傢族很相像,哥哥做白道生意,弟弟混黑道,黑白通吃。

關於樓忠華與黑道人物聯系緊密的傳聞,在東陽幾乎人盡皆知,隨便一名出租車司機都能說上一段。但在商界叱吒風雲的樓傢,在本地的口碑並不好。因此才有樓忠福一被帶走,當地鞭炮聲大作的事情發生。

有關斯鑫良與樓忠福交往中的另一個傳聞,便是說斯鑫良深度介入震驚全國的吳英案,縱容樓傢低價鯨吞吳英資產。

關於對樓傢的指控,最先來自吳英的傢人。他們認為,吳英當年被綁架,就和樓忠華有關。吳英名下的酒店,也被樓傢人拿走,轉手再高價賣出。關於此事,廣廈集團曾公開回應,指吳英案與樓氏傢族沒有任何牽連。

一名東陽當地人士介紹,要說樓氏傢族與吳英沒有任何關系,起碼東陽人不會相信。但樓傢與吳英的關系,是否就如吳英傢人講的那樣,外界也有疑問。

一名浙江商界人士表示,斯鑫良究竟在吳英案中扮演瞭怎樣的角色,還有待進一步調查。但斯鑫良在組織部長任上,的確表現得非常強勢。他不僅負責組織工作,還經常就分管領域以外的工作打招呼、批條子。因為組織部長管著官帽子,很多人都會買面子。

樓忠福與令計劃夫人谷麗萍的商業合作,外界也認為是斯鑫良在從中介紹。2005年,樓忠福曾出資近千萬,與谷麗萍在北京合作成立公司。

退休之後的斯鑫良也不忘 發揮餘熱 ,成為杭州政商圈裡的一名活動傢。據相關人士介紹,原浙江省軍區副政委郭正鋼的夫人吳芳芳在杭州經營的項目出現問題,急需找一傢有實力的企業接盤。在此過程中,斯鑫良似乎也幫著聯絡,希望有企業出面拉吳芳芳一把。此事後來不瞭瞭之,最終沒有企業出面幫吳芳芳,也沒有人站出來拉斯鑫良、樓忠福、郭正鋼等人一把。


北京門窗發展有限公司-集大成
北京門窗發展有限公司是“集大成幹掛式防火保溫裝飾系統的主研單位。本公司成立於1958年,至…


安徽森泰塑木新材料有限公司
安徽森泰塑木新材料有限公司是安徽森泰集團(安徽省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旗下於2006年12月份組…


湖北荊州大明燈業
大明燈業自1992年創建以來,經過十八年的發展,已成長為一傢集科研、生產、銷售、服務於一體,擁有8…


歐寶集團成立於2000年,是國內較早專業從事高新技術地板產品研發、生產和銷售的地板大型企業。